挣得还不如网红多?那我们读大学有什么用......-致力做最好的服务

挣得还不如网红多?那我们读大学有什么用......

浏览:
 说起来挺不好意思的,有段时间我的三观有点走偏了,当时满脑子里就一个不对的念头:

 

读大学到底有什么用,只要当个网红,随便接一个广告说不定就是我将来一个多月的工资。

 

我先自我检讨,这种想法是严重错误的

 

但是在看到我关注的那些网红们一个个十八九岁,就过上了我渴望的生活,说不嫉妒是假的。

 

所以当时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个网红,想过上只要每天分享点自己的日常,就可以轻松地实现经济自由的美好生活。

 

虽然当我真正认识到自己长相这个现实的时候,梦想就在一瞬间破灭了。由此可见,当时网络上的信息是我的认知产生了一定的偏见。

 

在潜意识里,网红在我看来就是一群长得很好看的人,在网上分享自己的日常生活,不用上下班,不必忍受上司和客户,偶尔接接广告,便可以衣食无忧,活得异常开心。

 

 

但事实真的如此么?只有美丽皮囊,却没有内在的网红可以走多远?

 


 

01

 

网红究竟是怎样的存在体?

 

Andy Warhol说过,“将来,每一个人都有15分钟的机遇成名。”

 

不过他大概没想到,这个将来到得这么快。在如今这互联网爆炸的时代,成名都不再需要漫长的15分钟,或是10秒,就足以将一个陌生人塑造成新一代“网红”。

 

这俩个字背后的含义,随着我们时代不断的更迭而一直在变化中。

 

如果将时光倒退十余年,“网红”对于我们好像还是一个充满戏谑的名词,会第一时间想到那些以恶搞和充满娱乐感活跃在网络中的人,比如芙蓉姐姐和凤姐等。

 

她们需要足够豁得出去,去扮丑,出位博眼球来以求在互联网世界中留下一席之地,名声大噪。大众更在意他们身上形成的“反差”感,以此来获得乐趣。

 

反观到了今天,自媒体的兴起让人人都可以成为意见领袖,网红这一概念愈加流行起来,但是同时也开始变得更加的污名化。

 


 

“网红”是贬义词么?

 

不好说。但知乎上有个说法我很喜欢,并非“网红”被污名化了,而是“网红”本身即是一个污名化的语词。

 

网红们大部分展现的是美丽多金的形象,而其中一部分人并没有什么内涵和营养价值,所以对于网红,我们下意识想起的更多是,“整容脸”、“锥子脸”……千篇一律的长相和没有内涵似乎成为了网红的又一代名词。

 

而但凡是在专业领域有值得称道的突出表现的“网红”,就会被二次分类,有了足够的知识支撑和特长爱好,这样的人才可以走更远,才赋予其它头衔。

 

 

只有毫无可圈可点之处、唯一突出点在于成名渠道的人,才被称为“网红”。

 


 

02

 

 网红带来了什么影响?

 

 

自从抖音的大火,这个地方更变成了盛产“网红”的孵化地。

 

网红的诞生在这个时代变得格外easy,只不过是随着音乐节奏稍微扭动两下,就出现了一夜间粉丝暴增上千万的【温婉】。

 

随后,在网络上看到了如下的言论:

 

 

“ 会觉得以前在学校太浪费青春了,要选择退学,要去夜场蹦迪钓富二代,读书太没意思了,感谢温婉姐姐告诉我还能这么活……” 

 

 

 

面对这种现象,还能说什么,一种无力感会充斥整个人,这是在网络发展背后无法避免的现象。

 

在一个人成为网红的那一刻起,她就开始变得具有煽动价值,然而这背后又是一种社会现象。

 

网红扮演的角色是团体的意见领袖,他们或多或少都会对自己的粉丝产生价值导向作用,粉丝会不自觉地进行从众和模仿网红的行为和生活方式,即使这种生活方式是三观不正的。

 

在《乌合之众》这本书里就说过,

 


 

“当一个人进入群体后就会丧失自我标识和智商”

 

所以我们看到了官方的介入,在感知到这种不正向的引导后,抖音官方直接将温婉的账号封禁。

 

 

有点人会欢庆,未成年人的三观终于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保护,但是也是可悲。

 

封禁是最粗暴的解决方法,也是最不得已的解决方法,毕竟谁又能担保不会有第二个温婉的出现,毕竟这个世界,如此之大。

 

当然,这可能只是个例。

 

在网络上我所看到更多的都是正能量的人物,他们向粉丝传达的不是浮躁、拜金和一无是处,更多是自己正能量的努力行为和不能再正的三观态度。

 

比如在抖音上播放量上千万却在《创造101》里努力和坚持学习的段奥娟;号称“宇宙第一网红”的Papi酱,那个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的女子;以及奇葩说用真情和道理,想象不到的角度数次打动我的辩手,姜思达。

 

 

他们都是网红,都在自己的领域拥有一定的影响力。

 


 

但,其实他们都不算是网红了。



 

03

 

 我害怕别人称为我为“网红”

 

这是在姜思达在透明人节目里采访Papi酱时,他说的一句话。

 

 

成为一名网红背后所担负的东西太多了,所以才会觉得恐惧,想要逃避

 

网红相当于是另一种公众人物,在你在网络上爆红的那一刻,就得做好被人围观私生活的准备,你的任何过往,都可能被有心人翻出来作为攻击的理由。

 

围观者太多了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语言和观点,你会收获自己的粉丝,也会被不认可你的人语言暴力,这些是无法控制的,能做的只有被动接受和提高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。

 

 

 

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便是papi酱最想拥有的状态。

 

在遭受非议的同时,不可忽视的便是网红的生命周期。

 

还是得扯回这个社会和网络时代的大背景,从现阶段来看,网红作为一个行业或是现象还会存在很久,但长此以往下去,网红生命周期太短的弱项暴露无遗,有许多爆红之后又马上消失的案例,网红行业更新换代太快了。

 

网红的发展态势是呈现出波浪式的,一个旧的网红倒下了,千千万万个新的网红又会涌现。

 

所以有能力的人都在疯狂的寻求转型,希望在能够发展出一点独有的长处,才被粉丝和群众二次分类,赋予其它头衔。这样的一批人,更需要高学历成为他们背后的支柱。

 

 

 

成为网红后,却更要努力地摆脱“网红”。



 

04

 

 我想过当一名网红

 

人啊,喜欢看似轻松的事物和工作,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吧。

 

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看到别人在网上爆红之后的趋之若鹜,梦想着成为网红大军中的一员,这也没错啊,毕竟我也曾这么想过,不可能自己批评自己嘛。

 

但成为网红也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,任何的互联网事件的兴起,都具有偶然性,或多或少都有一部分运气的成分在里面。

 

 

 

人生并不是有固定答案的方程式,而是玩家视角的俄罗斯方块。

 

你也许能看到下一步棋子的到来,但是能维持多久的成功却又是另一回事。

 

中国的网民有好几亿,口味难调,如果谁要能拍着胸脯说“我就知道下一个梗在哪里”,那么他就是上帝了。

 

在成为网红的背后,要承受的太多,要付出的也有,想去享受被人追捧的荣光,还是得先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值得骄傲的资本。

 

 

连Papi酱都在素材里会说“宝宝其实好用功,你们却不知道”,那你呢?

 

想好了么?


扫描二维码关注浮云公众号